当前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 松江要闻
我区破解群租整治难系列报道之二 轨交沿线成群租“易发地” “一网统管”或成破题之道
我区破解群租整治难系列报道之二 轨交沿线成群租“易发地” “一网统管”或成破题之道
信息来源: 发布时间:2020-08-06

    从上半年的相关统计数据来看,随着上海市全面复工复产进度的加快,反映群租问题的投诉呈明显上升的态势,其中毗邻工业园区和地铁站点的区域,则成为了群租乱象的“易发地”。记者连续走访多个轨交沿线街镇发现,除了在商住两用房与农民自建房小区内大打“擦边球”之外,独栋别墅、大平层、普通商品住宅房乃至年代相对久远的开放式小区,几乎无一幸免地存在群租乱象,暴露出来的安全隐患同样令人担忧。疫情防控中,大数据、云计算、网格化等手段发挥了重要作用,这是否能为群租房整治管理提供新的启示和思路?

  执法人员疲于奔命
  利益驱使反复回潮

  记者在洞泾镇某小区内看到,一套两室一厅的公寓房,被承租人充作宿舍,每一个房间内设置了四五张床铺,供租客居住,连客厅也未能例外,最多的时候曾住了十多人。城管中队查实情况后多次上门督促,当事人方才整改。无独有偶,在泗泾镇某小区的一处群租房内,私装电表达七八个之多,房屋内私拉的电线犹如蜘蛛网般密密麻麻,四五个电瓶车连着一个插座充电成了家常便饭。
  群租除了扰民外,还存在消防等方面的安全隐患。面对群租潮,执法部门颇有些疲于奔命,城管队员不但要整治群租,更要管辖沿街商铺、菜场、工业区违法搭建、偷倒垃圾等现象。一名多次参与群租房整治的城管队员透露,以往群租案例较少的时候,通过事先排摸,一次性集中整治五六家就能解决问题,如今,光是排摸就已经让队员们吃不消。尽管每次上门拆掉违建的隔断和电表,但群租户们往往善于“游击战”,很有可能执法队员前脚刚走,他们后脚就重新搬回去。执法力量的相对薄弱对有效遏制群租势头显得力不从心。
  不少拆迁安置房小区群租乱象颇多,究其原因,这些小区除少部分为松江地区拆迁安置房外,大都为市区居民的拆迁安置房,但是实际居住在此的市区导入人口远远少于安置房的数量,不少业主工作、居住都在市区,仅将此处的房屋作为投资保留。(下转第七版)(上接第一版)他们往往委托中介管理房屋,中介的租赁合同明文规定不得有改变房屋结构和群租行为,但是部分“二房东”为追逐利益,连地下室、厨房等都人为隔断充作住房,群租乱象屡禁难绝。此外,不少业主在交易保护期满后将房屋转手,部分购买这种房屋的业主就将其作为租赁投资,于是私自改建、乱接水电、充作宿舍等行为更是屡见不鲜。

  防疫摸排助力群租整治
  智能手段或是破解良策

  目前,泗泾、洞泾等镇已经启动联合执法程序,由城管牵头,会同公安、房管、镇网格中心、居委会等多个职能部门,对区域内所有小区开展地毯式排摸,并责令限期整改,对于逾期仍然未整改的,将采取果断措施全面整治,可见行政执法力量正在逐步充实。
  令人颇感意外的是,疫情期间,洞泾、泗泾等镇的不少社区干部结合口罩购买预约登记的摸排工作,同步进行了辖区内的居住人口核查。这让那些原本隐藏在小区中的群租户自动“浮出水面”,随后整治工作有效跟进,节省了大量前期排摸与掌握证据的时间,也有效震慑了群租行为,不少人都表示“那段时间简直是小区里最安全的时候。”
  每每谈到群租房整治,都绕不过反复回潮的管理之困,在城市运行管理日益智能化、数据化的当下,用大数据等智能化管理手段已经不新鲜了。要想真正破解群租房管理瓶颈,或许需要我们改变传统管理手段,尝试走出一条现代化、智能化的新路子。
  换言之,大数据的应用、网格化管理的下沉,配合“雪亮工程”等多部门公共视频以及执法力量的精准投放,正在摸索解决群租乱象的全新可能。目前全市着力推进的“一网统管”工作可实现“一网一屏观天下”的功能,通过各部门数据的汇总和互联,辅助以各类公共视频等技防设施的联合调度,群租行为或许有望早日根除。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