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 松江要闻
松江助力推动西藏日喀则五县环珠峰全域旅游发展——在世界第三极打造经济增长极
松江助力推动西藏日喀则五县环珠峰全域旅游发展——在世界第三极打造经济增长极
信息来源: 发布时间:2020-07-08

去海拔5200米的珠峰大本营打卡,一睹珠峰旗云和日照金山,是不少游客的毕生梦想。而让旅游产业成为定日县的经济增长极,则是历批上海援藏干部的共同夙愿。
  做足珠峰旅游这篇大文章,6月23日,一场连线上海、西藏、云南三地的视频会议,正式启动了《西藏日喀则五县环珠峰全域旅游发展总体规划》的编制工作。对于这份规划,上海市第九批援藏干部、定日县委常务副书记李肖辉满怀期待:“珠峰环线旅游打造出来以后,一定能够提升我们当地老百姓的收入。”

  留住游客,打造五县环珠峰游

  “我们日喀则18个县中,定日的发展主要靠旅游。”日喀则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定日县委书记顿珠说。身处世界第三极,定日有着举世无双的旅游资源。作为世界之巅,珠穆朗玛峰是定日县的一张王牌,其西坡位于定日县扎西宗乡,东坡在定日县曲当乡,设有珠峰大本营,还有世界海拔最高的寺庙——海拔5100米的绒布寺,与珠峰直线距离仅20多公里。
  除了珠峰,定日县还有洛子峰、马卡鲁峰和卓奥友峰3座8000米以上的高峰。不仅能看山,还能体验真正的仙境。位于定日县西南部的绒辖沟,海拔从2100米到7340米,沟谷落差超过5000米,景观类型从亚热带到寒带都有。目前绒辖沟的道路等基础设施,已基本具备对外开放的条件。另一条位于珠峰东坡的嘎玛沟,同样也是世界级的景观。
  坐拥旅游资源的富矿,定日县提出了全面打造珠穆朗玛生态文化旅游先行示范区的总体目标。但一直以来,定日县能收获的往往是珠峰的过路客。“‘看珠峰、住拉孜’,几乎是珠峰游客的一个共识。”李肖辉说,游客留给定日的
  时间往往只有一天。
  如何把游客停留在定日的时间,从1天拉长到3天,甚至更久?结合松江打造全域旅游示范区的经验,上海第九批援藏定日小组把目光放在了全域旅游上。旨在助力推动日喀则市以及定日县全域旅游发展的《西藏日喀则五县环珠峰全域旅游发展总体规划》,就是重要抓手。
  规划将以定日县为主,围绕定日县珠峰全域旅游,辐射日喀则市亚东县、拉孜县、江孜县、萨迦县其他上海对口支援的4县。项目将由云南省旅游规划研究院暨中国旅游研究院昆明分院负责编制。通过打造环珠峰游这样一个线路,“进一步拓展珠峰之旅的内涵,延长当地旅游产业的链条,目标就是要让以往的‘看珠峰、住拉孜’,变成‘看珠峰、住绒辖’。”李肖辉说。(下转第七版)  (上接第一版)
  保护珠峰,开发与保护两手抓

  早在1988年,西藏自治区政府就建立珠峰自然保护区,面积33819平方公里;1994年升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2004年2月加入世界人与生物圈保护区网络。在上海市纪委常委、秘书长,上海市第九批援藏干部领队,日喀则市委副书记孟文海看来,日喀则自然人文旅游资源丰富,发展文旅产业是推动当地经济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抓手之一。
  如何让旅游业成为定日的经济增长极?同样也是每一批松江援藏干部思考的问题。早在第二批干部援藏时就清醒地意识到,珠穆朗玛峰位于定日境内,旅游业应当成为当地的经济增长点。此后的历批定日援藏工作组,无一例外,都把工作重心放在了旅游产业上。从道路到酒店,从水电设施到氧气供应,从医疗保障到生态环境,都在援藏干部们的行动中一步步完善起来。
  沪藏滇三地联手打造珠峰全域旅游,就要融入上海经验、松江全域旅游创建经验以及云南经验。近年来,由于人类活动的增加,原本生态就十分脆弱的珠峰,环境承载力正逼近极限。2019年1月,日喀则市定日县珠峰管理局发布公告,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进入珠穆朗玛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绒布寺以上核心区域旅游。对于珠峰的开发与保护,第九批上海援藏定日小组也早有了考虑。
  “我们已经关注到当地生态环境脆弱,市政建设设施薄弱,公共服务力量缺失等方面的因素,也将加大对于绒辖沟等地区生态文明建设的力度。”上海市第九批援藏干部、定日县住建局副局长张志华告诉记者,此前小组耗时两周,与相关专家一起,完成了对绒辖乡等地区在生活污水处理和生态垃圾处置等方面的调研工作,“以确保在加大文旅资源开发的同时,符合保护生态环境的要求”。

附件: